熱門搜索: 茶樓茶館
您的位置:首頁 » 茶葉資訊 » 國際茶訊

中俄“茶葉之路”的悄然復興

點擊數:6401作者: 互聯網 發布時間: 2018-05-03 11:54

導讀: 4月6日,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倍受關注的內蒙古茶葉之路研究會成立大會在這里召開。來自國內外的知名學者、茶商云集,一條被歷史塵封的國際商道在與會學者中延伸開來。

 
4月6日,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倍受關注的內蒙古茶葉之路研究會成立大會在這里召開。來自國內外的知名學者、茶商云集,一條被歷史塵封的國際商道在與會學者中延伸開來。
“對于多數人來說,只知道中國古代的'絲綢之路'曾經是中西經濟文化交流的通道,卻不知道從18世紀中葉到20世紀初,中國商人在北方草原也開辟有一條通往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亞腹地的商業通道,由于茶葉是該通道上的主要交易商品,所以被稱為‘茶葉之路’。”內蒙古作家協會副主席、內蒙古茶葉之路研究會會長鄧九剛在接受北方周末報記者采訪時說。
300年前的國際商道
20年前,身為作家的鄧九剛在收集寫小說的素材時誤打誤撞進入了“茶葉之路”。
“最初的動因就是一種好奇。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呼和浩特人,生活在草原上。在我兒時的記憶中,就聽到父輩們講述,在我們大青山,就是陰山山脈的后邊有一片茫茫的草原,那個時候呼和浩特的老輩人中間有許多從事馱運業這個特殊行當的。他們牽引著龐大的駝隊,穿越茫茫的草原、戈壁,走到很遙遠的地方。出于對這種特殊生活、特殊行當的好奇,在我成年之后,拿起筆來寫小說時,就把寫作題材鎖定在了這條商道上”。
但鄧九剛在寫這部小說時,卻發現寫不下去了,為什么?因為他查閱了大量資料,找到了很多具體的歷史記載,發現關于商道的故事不是傳說而是真實的歷史。
令鄧九剛感到更加震撼的是,他發現這條商道是繼“絲綢之路”衰落之后在歐亞大陸上興起的又一條以運送茶葉為主的國際商道,這條國際商道,在十七、十八世紀,乃至于二十世紀初,滋養了整個蒙古高原、西伯利亞和興起的俄羅斯國家。
在遍閱眾多翻譯資料后,為了求證這條茶路的存在,鄧九剛深入山西、河南、湖北以及俄羅斯恰克圖等城市去追尋清代晉商一路販茶從福建到俄羅斯的路線。
待曠日持久的采訪結束后,鄧九剛心思突然復雜起來,這條商路在歷史上的影響和意義之大,出乎他的意料。于是,原本寫小說的計劃被攪亂了。鄧九剛覺得應該本著負責任的態度還原那段歷史給讀者,他洋洋灑灑寫下后來被他自己稱為“四不像”體裁的《茶葉之路》。
鄧九剛說:“8年前在我寫作這部書的時候,是一個非常寂寞、孤獨的過程,對中國、俄羅斯和歐亞大陸的經濟、社會發展發生過重大影響的國際商道,曾經那么輝煌,卻被世人忘記了,我是懷著一種悲涼、遺憾的心情開始探尋和研究的。”
2000年,一本描寫“歐亞商道興衰三百年”的巨作――鄧九剛的《茶葉之路》出版發行。
《茶葉之路》引發了北京、山西、福建以及港澳臺等地的“茶葉之路”研究熱。俄羅斯、蒙古以及美國等國家的許多城市先后創立了研究茶葉之路的新學科,以“茶葉之路”命名的基金會、研究會、論壇會、藝術節、博物館等也相繼出現。
“令人遺憾的是,在過去的許多年里,這條曾經對我國北方、對整個蒙古高原、對西伯利亞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產生過巨大推動作用的國際商道,幾乎在我們的記憶中消失了。是鄧九剛喚醒了我們的記憶,他的《茶葉之路》也使得這條商道重又復活了。”原自治區人大副主任張國民在為鄧九剛《茶葉之路》一書所做的序中如是說。
絲綢之路、茶馬古道,往事已越千年,但至今人們都知道,而“茶葉之路”離我們二三百年,我們卻并不熟知,為什么呢?
“中國文化(華夏文化)一直是重農抑商,瞧不起商人。我在鄉下采訪時看到有功德碑,但上面刻得幾乎沒有商人,像山西的喬家、常家等買賣做到那么大,碑上也沒有他們的名字,只有秀才、進士、道臺等此類文人或官員才能把名字刻上去。這是人們把這段歷史遺忘的 根源之一。”鄧九剛認為。
中俄交往曾經的輝煌
《茶葉之路》書載,1689年《尼布楚條約》簽訂以后,中國和俄國,一個亞洲最大的文明古國和歐洲興起的俄羅斯帝國相互面對面站在一起,他們由戰爭走向和平,由對抗走向交往、對話。
“茶葉之路”就像一臺發動機,把中俄兩國的經貿往來帶動了起來,不僅豐富了兩國百姓的物質生活,而且文化方面也有著豐富的交流,最后彼此影響。
4月6日,在內蒙古茶葉之路研究會成立大會上鄧九剛指著大屏幕上的一段影像資料對本報記者說:“在俄羅斯幾乎每個人都知道‘茶葉之路’,并立刻想到恰克圖。”
恰克圖是蒙古語“有茶的地方”,它見證了茶葉之路兩個半世紀的興衰,今天的恰克圖沒有高樓大廈,沒有車水馬龍,是一座干凈、安寧、民風古樸的小城。常駐人口19000人,平均年齡35歲。
讓鄧九剛等感到驚訝的是恰克圖的民俗博物館,該博物館在俄羅斯的地位僅次于冬宮艾爾米塔什博物館。博物館由幾位恰克圖商人集資于1890年建成,館內大量的圖片清晰地再現了十九世紀華商工作、生活、貿易的場景,還有保存完好無損的中國瓷器、服裝、家具、玩具等中國商品。
“俄羅斯人對中國茶葉的向往和喜好使他們產生了一個想法,就是把中國的茶葉在他們的家鄉培植起來。于是在葉卡捷琳娜女皇時代,女皇親自派人到中國,請一個劉姓的技師,帶著十幾個人到格魯吉亞開辟茶園,并且在那里試種成功,現在的這個茶園還在生產著源自中國茶葉的茶產品。”鄧九剛說。
據鄧九剛介紹,在當年的萬里茶路上,經營茶葉的并非如今擅長生產、加工茶葉的福建人,而是山西商幫。前兩年,中央電視臺播放了《喬家大院》,人們往往以為茶葉販運中最為著名的是喬氏家族,而事實上當年最為顯赫的并非喬家,而是山西晉中市榆次區的常氏家族。
明弘治年間,由山西太谷惠安遷到榆次的常氏家族,經過幾代人的艱苦創業,開創了中俄茶葉貿易的漫漫長路。
當年常氏家族制茶于武夷山,將武夷山茶區采購的茶葉就地加工成茶磚,水運到“茶葉港”漢口,再經漢水運至襄樊和河南唐河、杜旗。上岸由騾馬馱運北上,經洛陽,過黃河,越晉城、長治、太原、大同、張家口、歸化(今呼和浩特),再改用駝隊穿越1000多公里的荒原沙漠,最后抵達邊境口岸恰克圖交易。
俄商將茶葉再販運至伊爾庫次克、烏拉爾、秋明,直至遙遠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恰克圖是中俄茶葉貿易的橋頭堡。由于當年沙俄政府積極從事對華貿易,使沙俄政府和茶商獲利豐厚。所以當時有一種說法,“一個恰克圖抵得上三個省”。
在這段友好互利的年月里,中俄商人你來我往,交易繁忙,卻幾乎沒有專業翻譯人員從中溝通。于是,一種漢語、俄語、蒙語交雜的交際語言出現了。它簡陋而實用,上萬銀兩的買賣倚仗它而成交。該語言流通有限,僅在恰克圖及周圍通行。中國商人把它叫做“買賣語”。
“買賣語如果出現在任何語言課堂上,絕對讓人笑掉大牙,但他卻非常實用,當時的歸化城(呼和浩特)流傳著一句順口流:一條舌頭的商人吃穿將夠(剛剛夠用),兩條舌頭的商人積攢有余,三條舌頭的商人掙錢無數 。所謂的舌頭指的就是中、蒙、俄語言。”鄧九剛說。
草原路的復活
曾經輝煌的“茶葉之路”到如今,已經淡出了人們的記憶。在蒼茫的蒙古高原、寒冷的西伯利亞大地上,在一條由商人、駝夫以及他們商隊中的駱駝踩踏出來的道路上,仿佛依稀還能看到,在沉落的夕陽下商旗獵獵,令人唏噓不已。
在世人對“茶葉之路”的記憶日漸模糊之時,鄧九剛、王新民、邢野等一批有志的學者站了出來,他們準備借助現代手段和力量,將時光倒退回300多年前,使“草原茶路”重新復活。
“發現‘茶葉之路’,研究旅蒙商現象的目的在于,開發其價值為當今所用。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不是一朝一夕幾個人就可以完成的。然而慶幸的是呼和浩特地區一批土生土長的文化人走到了一起。這是一批有責任心、有強烈使命感的文化人,有這樣一批文化精英是一座城市的幸運,與他們相識相聚是一種精神的愉悅。”全國政協常委、內蒙古政協副主席董恒宇在“一條通向世界的綠色文明之路――紀念‘茶葉之路’開通320年”中這樣寫道。
2007年7月4日至14日,應恰克圖區政府之邀,以內蒙古著名導演王新民為首的學者考察團一行14人赴恰克圖。參加7月6日在恰克圖舉行的第一屆“茶葉之路”國際藝術節。受到恰克圖區區長瓦列里先生和恰克圖市長維克多先生的熱烈歡迎。在當地也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2008年,王新民又應邀參加了在俄羅斯閉幕的第十一屆歐亞電視論壇。在論壇上,王新民介紹了正在籌拍的大型電視連續劇《大盛魁》和大型紀錄片《茶葉之路》,再次引起了各國與會者的高度關注。
日前,王新民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茶葉之路》專題記錄片將介紹“茶葉之路”的形成和發展過程、“茶葉之路”所涉及中蒙俄三國的歷史、文化、民俗、風情,以及這條歐亞通道對中俄兩國的重要意義,最終讓這條通道重新煥發出青春的活力。該片將在“茶葉之路”上涉及到的俄羅斯、蒙古和中亞國家進行拍攝,因此,這是一個國際性的合作項目,需要這些國家在拍攝過程中協同配合發揮各自的優勢。
中國國際茶葉博覽會俄文顧問“茶葉之路”俄文專家孛烏蘭娜在接受《北方周末報》記者采訪時說:“2000年鄧九剛老師的書《茶葉之路》出版后,2001年8月,俄羅斯旅游部外聯處處長庫克金因為看了這本書而和布里亞特共和國旅游部負責人專程來呼和浩特拜訪鄧九剛老師,想開辟茶葉之路的旅游航線。當時的柳秀市長接待了他們。”
此后,2007年5月10―13日,俄羅斯布里亞特共和國恰克圖區旅游委員會主席柳鮑芙桑布耶夫娜女士一行11人考察完張家口、太原后來到呼和浩特,以民間方式重走“茶葉之路”,鄧九剛接待了她們。柳鮑芙女士和內蒙古的著名學者、作家進行了座談,熱議“茶葉之路”文化。會后應呼和浩特市武川縣政府的邀請,考察了當年駝隊出發的“白道”。柳鮑芙女士激動地說:“我作為百年后恰克圖第一位重走茶葉之路的政府官員,心情難以用語言表達”。
同年的9月29日,中國國際茶葉博覽會代表團再次造訪恰克圖,代表團專門帶了兩套國禮茶紀念版,內裝有胡錦濤主席家鄉的四種名茶(六安瓜片,黃山毛峰,綠牡丹,太平猴魁),一套送給了恰克圖民俗博物館,一套送給了布里亞特歷史博物館。
中國茶博會組委會根據對恰克圖的考察,決定開展大型活動“世界茶文明之旅”。并在2007年12月派代表團赴莫斯科,圣彼德堡實地考察展館,為茶藝表演做準備。其間代表團拜訪了俄羅斯聯邦文化部副部長亞歷山大伊利因先生,他表示全力支持。
幾百年來,受中國茶文化的影響,俄羅斯人至今還是“寧可三日無食,不可一日無茶”。飲茶是俄羅斯人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鄧九剛曾問過他們一天喝茶的次數,他們回答是:“從早到晚”,不能用數字來計算。茶在俄語中為“恰依”和漢語的發音很相似。俄羅斯的少數民族布里亞特、卡爾梅克、圖瓦、阿布卡斯阿和格魯吉亞人除了喝紅茶、綠茶外,還喝奶茶。
內蒙古茶葉之路研究會秘書長張鈺告訴本報記者,2009年7月5日――8日,在恰克圖將舉辦第二屆“茶葉之路”國際藝術節,目前已給研究會發來了邀請,并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國朋友去參加,去關注茶葉之路,關注恰克圖!
事實證明,在中俄兩國政府、人民的共同努力下,300年前的茶葉之路正在悄然復興。

關鍵詞:  茶葉  

分享到:
相關資訊
生活中需要有一杯茶
品味一杯生活的茶,淡如清風
淺論愛上一杯茶的理由
好茶配好的茶點,滿滿的都是幸福
英國精致的茶具讓人回味無窮
收藏老白茶需要注意方式方法
簡單的茶,不簡單的道理
喝茶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與我們互動

有你的校园免费试玩